快捷链接

往往也会被煽暴派起底 当前位置 : 主页 > 集成电路 >

往往也会被煽暴派起底

来源:http://www.nrxlzl.cn 作者: 发表时间 : 2020-07-18 00:27 浏览 :

有暴徒更鼓动他人“放料”至所谓的telegram群组,企图借秘密通讯软件逃避责任,甚至怂恿警员自行“出卖同袍”,以换取不被公开资料的“免死金牌”,手段龌龊,明显是黑色恐怖。

务实、理性、实事求是是香港社会过往很大的优点之一,但这次的暴力冲击,伴随着的是满天飞的谣言谎言,香港人求真的态度,被煽暴派不理性甚至刻意为之的误导言论所掩盖,整个社会都陷于这一刻义愤填膺地作出指控,下一刻“集体炒车”,却又急着再去抹黑其他目标的恶性循环之中。

若市民在公众场所举起相机拍摄暴徒暴行,必然会被要求“审查”手机内容。就连在公众场所用手机与亲友讨论近日事件,也要提防被身边的煽暴派偷偷拍下对话内容放上网。

免责声明:

教师也饱受困扰。香港理工大学专上学院讲师陈伟强就因为在报章撰文批评暴徒暴行,竟被学生非法禁锢近5小时,更被学生出言恐吓羞辱、用激光笔照射。

小市民无发声空间,不同公众人物也受到恐吓,例如建制派参选人会因为其政党而被滋扰,连贴上建制派参选人海报的店铺也被视为“蓝店”,被暴徒扬言要去“装修”搞破坏。美心集团创办人长女伍淑清就因曾发表批评暴徒的言论,而令美心集团旗下店铺成为暴徒的针对对象,由一开始去围堵、斋坐等阻挠营业,到之后捣毁店铺等,都是对言论自由严重的打压。

撇除这些极端暴力违法行为,自称为“和理非”的示威者也渐渐打破不同法例,例如在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后,仍然上街作非法游行集会,变相成为极端违法行为的掩护;又例如在禁蒙面法生效后,仍然刻意戴着口罩上街,挑战法律,增加警方对暴徒的执法难度。

在人与人之间,市民现在都不敢较易在公众场合表达政见,怕一不小心就成为“黑衣魔”的针对对象。今年7月初,一名打扮中性的女子路过旺角时,一时好奇举起手机拍摄,立即被暴徒指控为“便衣女警”。暴徒对她又拉又抢,要求她交出手机、“承认身份”云云。即使该名女路人多次表明自己不是女警,暴徒都不肯相信。其后该名女路人报警,警方及时赶到解救,有关案件也正在审讯。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香港人重视人权,隐私也不例外,但在这次连月的暴力冲突中,同样也践踏了市民最为重视的隐私。最先被针对的当然又是警方,煽暴派随意将警员的个人资料放上网,甚至张贴于墙上,连警员家人亦不能幸免。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所有公开发言撑警、撑特区政府的人,又或者阻挠暴徒做出堵路、打人暴行的人,往往也会被煽暴派起底,威胁要去滋扰他们的家庭、工作场所及店铺,令大家人心惶惶,不敢发声。

一开始所谓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渐渐演变成“核爆都唔割(不割席)”。于是,由破坏立法会、围堵警总、罢工不成的非法堵路,以至近期常见的打砸抢烧,由地铁、餐厅、中资银行,甚至书局,都一一遭殃。在触目惊心的袭警行为中,还有学生的参与,法治的破坏可想而知。

校园往往被视为不受外界污染的平静空间,但现在暴徒要鼓吹暴行时,常常会将魔爪伸向校园。煽暴派想方设法想让暴力冲突延续,早期已提出要学生罢课“支持运动”,其后又煽动学生搞所谓的“人链活动”。即使一开始没有什么学生参与,煽暴派也以“校友”名义到校外筑“人链”,以影响学生。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的权利。”这是一句过往港人常挂在嘴边的话,以展示民主社会中的讨论,会尊重不同人的言论自由。不过,过去4个多月,暴徒一言不合就动用私刑对付异己,而所谓的“和理非”也默许着这一切的发生。

文章指,4个多月的暴力冲突,践踏破坏得最明显的非法治莫属。根据香港警方统计,由6月9日至10月18日,共有逾2600人被捕,当中有467人被控告,最常见的被控罪行依次为暴动罪、非法集结及藏有攻击性武器。

所谓的“五大诉求”中,还包括“撤销被捕示威者控罪”,哪怕是对无辜市民动私刑、毫不理会后果的疯狂纵火、致命的袭警行为,在他们眼中都不可用法治去“计较”,并一再要求特区政府不要依法办事,同样是对法治的沉重一击。

在市民对特区政府信任方面,以往市民都会相信官方说法,但现在官方的任何说法,只要牵涉到这4个多月的暴力冲击,都会被质疑一番。

上一篇: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下一篇:没有了